有问题吗?

如果你有任何问题,你可以问下面或输入你要找的!

四川省川剧院60周年,生日快乐!

专访四川新晋“梅花奖”得主张燕:半生戏缘一芬芳,要做川剧“爱马仕”

四川在线记者 李婷

5月21日,第30届中国戏剧梅花奖终评结果出炉,四川省川剧院的国家一级演员张燕,凭借川剧《死水微澜》“摘梅”。她9岁登台演川剧,用台前幕后的苦乐,酿成此刻的芬芳。鲜为人知的是,这也是张燕第三次冲击梅花奖,由于年龄限制,这也是最后一次,“赶上末班车”的张燕言语中有些哽咽,但也笑称:“之前付出再多的努力、坎坷在这一刻都是值得的。”

传承新经典,“中辣”版邓幺姑起波澜

张燕讲话温温柔柔,音色清亮,长着一双修长的柳叶眉,眼角微微上扬,总是绽放着笑意,眉宇间又有四川女子独有的爽利劲儿。

专访四川新晋“梅花奖”得主张燕:半生戏缘一芬芳,要做川剧“爱马仕”

张燕坦言:“第三次冲击梅花奖,面对全国出类拔萃的戏剧演员,其实心里还挺紧张的。”毕竟如果失利的话就和梅花奖无缘了。不过张燕也放平了自己的心态,五一节把这部戏演给了成都学生和劳动工作者,把自己调整到最好的状态,然后全力以赴。”梅花奖比赛当晚,张燕主演《死水微澜》时,发挥非常稳定,整个团队演出结束后赢得不少在场观众起立喝彩。

专访四川新晋“梅花奖”得主张燕:半生戏缘一芬芳,要做川剧“爱马仕”

川剧《死水微澜》这是一幅川西平原的风情画,也是一幅黑暗岁月的写意图。这里有一个女人对封建婚姻的大胆反抗,也有一个民族对外来侵略的本能拼搏。短短一则故事反映了国家的内忧外患,小小一段悲欢沉浮着几个人物命运。

专访四川新晋“梅花奖”得主张燕:半生戏缘一芬芳,要做川剧“爱马仕”

1996年四川省川剧学校(现四川艺术职业学院)根据李劼人同名长篇小说改编川剧《死水微澜》,剧作家徐棻先生担任编剧,国家一级导演谢平安执导,田蔓莎出演主角邓幺姑,一经推出在全国产生了广泛的影响,荣获了文华大奖、曹禺戏剧文学奖、白玉兰奖等众多殊荣。

专访四川新晋“梅花奖”得主张燕:半生戏缘一芬芳,要做川剧“爱马仕”

当时田蔓莎把邓幺姑的泼辣性格,用接地气地方式表达出来,成为川剧人心中不可磨灭的经典人物形象之一。此后,梅花奖得主陈巧茹、虞佳等著名川剧演员也都饰演过“邓幺姑”,因此这次重新演绎《死水微澜》中的“邓幺姑”,还要演出新意,对张燕的挑战并不小 。

整个团队给了张燕很大支持。2020年,四川省川剧院与四川艺术职业学院联合出品,《死水微澜》,邀请了国家一级导演,二度梅获得者田蔓莎担任传承导师和复排导演,由国家一级演员张燕领衔主演,刘欣担任指挥、配器,宋涛担任鼓师,付贵、张义担任领腔,主演谢章洪、雷云、黄强、邹宏、冯燕等组成一支优秀的演出团队传承新经典。

专访四川新晋“梅花奖”得主张燕:半生戏缘一芬芳,要做川剧“爱马仕”

缘分和努力相辅相成,总是妙不可言。张燕说,自己第一次坐在台下看田蔓莎版的《死水微澜》时,还是一位青年演员,当时边看边哭。“太爱这部戏了,简直是我的心头好,它对女性的刻画很深刻,当时邓幺姑能突破时代的限制做出终于自己内心的选择,真的很了不起。虽然时代改变了,但我们何尝不是在其他枷锁里生活呢?”于是最后一次角逐梅花奖,她考虑再三,决定带着自己最喜欢的剧目去参赛,这次她从台下观众,变成了主演。

张燕对邓幺姑有着自己的理解。她打了个比方,比如田蔓莎老师的邓幺姑是火锅里的特辣味,那么她就是“中辣”味。性格使然,在同事眼中张燕确实是一位温婉的旦角演员,这次《死水微澜》中的邓幺姑既有川妹子的泼辣,也有一丝天府之国女性的温婉漂亮。但人物形象最终落脚点,还是以情动人,聚焦着邓幺姑人性中的善良。因此这次在表演上,张燕追求的是对人物“深度发掘”,精确表达。比如大老表和邓幺姑在一起后,顾天成被大老表的兄弟欺负了,张燕饰演的邓幺姑并没有仗着大老表的权势,显得神奇或者自傲,她反倒劝着顾天成“快走”,为他担心,这些细节都有着张燕的影子。

8年“马拉松”,3次冲击“梅花”

专访四川新晋“梅花奖”得主张燕:半生戏缘一芬芳,要做川剧“爱马仕”

1975年在成都出生的张燕,最初是新都芙蓉花川剧团的演员。她长期活跃在演出一线,同事说她只要是给观众演戏,从来都是全情投入,对舞台有些难得的敬畏心。她勤奋刻苦,好学上进,演出戏路宽、行当跨度大,善用明眸双眼反映、传递和外化人物内心,在丰富的舞台演出实践中,逐渐形成其独特的表演艺术个性,荣获21届全国电视剧飞天奖、四川省青年川剧比赛一等奖、首届四川省艺术节四川文华表演奖等。不过,张燕的“逐梅之路”并非一番风顺,战线长达8年。“角逐三次,一路比拼过来,团里面给我平台和支持都相当大。领导看我的状态还在,非常支持我,非常感激。”张燕说道。

专访四川新晋“梅花奖”得主张燕:半生戏缘一芬芳,要做川剧“爱马仕”

2014年,是张燕第一次冲击梅花奖。她当时演出的是自己最拿手的《白蛇传》里的白鳝仙姑,不过因为各种原因无缘角逐。2018年,张燕第二次冲击梅花奖,带来的是非常考验演员功底的“折子戏专场”。这次张燕做了精心准备,由于梅花奖比赛要求剧目有“创新点”,这次张燕征求了众多前辈的意见,表演折子戏《武松杀嫂》《七郎招亲》《铁笼山》。

娇媚的潘金莲对爱情的执着追求,杜七娘的诙谐幽默、活泼娇俏,位高权重的杜后要经历多层次的心理变化,折子戏专场里还穿插了武戏和不同的川剧功夫,几乎是全面地展现了张燕的综合素质。《武松杀嫂》邀请川剧著名导演邱明瑞执导改编,另外两个折子戏邀请重庆前辈坐镇,重庆导演熊平安为张燕量身定制了女升武戏中兵器“叉”。不能太轻也不能太重,还要兼顾动作的漂亮。但很遗憾,折子戏专场没有入围梅花奖角逐。

但张燕也并没有放弃,一直沉淀着自己。2021年带着《死水微澜》“再战”。但经过之前的历练,通过与前辈田蔓莎的相处,张燕对人物角色的创作和刻画有了更清晰的理解。“我以前总是想着,自己的技艺、表演、唱腔要如何提高。但其实只是表演,没有内心情感的话,表演的就只是躯壳。”在张燕看来,要把唱念做打的东西,和自己最心头的情感融会贯通,才能调动起自己内心的情感,去捕捉到角色灵魂深处的东西。只有这样,演员才能神形兼备地、诚挚地把自己的情感触动和对角色的理解,传递给观众。因此在饰演邓幺姑的过程中,她也有意识地减少了自己对于“兰花指”的使用,因为邓幺姑来自乡间,这样返璞归真“做减法”的表演方式,更符合人物的性格。

专访四川新晋“梅花奖”得主张燕:半生戏缘一芬芳,要做川剧“爱马仕”

新都起步日本漂泊7年,

从1000到4,要做川剧中的“爱马仕”

专访四川新晋“梅花奖”得主张燕:半生戏缘一芬芳,要做川剧“爱马仕”

小时候的张燕

从8岁到30岁,张燕一直在新都的剧团工作。和大多数从事戏剧艺术的小孩一样,她与川剧结缘,是因为小时候家里人偶尔看戏,小小年纪又爱美的她,看到台上传统川剧旦角的扮相,觉得十分漂亮,于是她和同学一起去面试川剧团,唱了一首《我们的祖国是花园》,嗓子清亮。1988年考入四川省川剧学校川剧表演专业,主攻旦角,师承许倩云。1994年毕业后担任新都芙蓉花川剧团演员。

张燕9岁就开始登台演川剧,当时演剧里的“小花仙”“小兔子”。16岁第一次担任主角,去韩国表演《芙蓉花仙》,渐渐开始成长为剧团里的中流砥柱,先后《芙蓉花仙》《白蛇传》《荷珠配》《御河桥》《火焰山》《人间好》《铁龙山》《武松杀嫂》《放裴》《思凡》《六月雪》《七郎招亲》等川剧中担纲主演,彭代秀、苏明德等老一辈川剧人对她关爱有加。民营剧团的高强度排练,让张燕锻炼了扎实的基本功,其中有连续7年,张燕都去日本巡演,短则一个月,多则半年。“每天走不完的台口,演不完的戏,戏赶戏。”日本东京、大阪、北海道、京都、名古屋都走了一个遍,海外观众对川剧非常热情,常常演出后又要“安可”返场。

专访四川新晋“梅花奖”得主张燕:半生戏缘一芬芳,要做川剧“爱马仕”

张燕拜师许倩云

专访四川新晋“梅花奖”得主张燕:半生戏缘一芬芳,要做川剧“爱马仕”

张燕(图左2)在日本演出与同事合影

但张燕也开始进入了迷茫和反思的阶段,每天拿来本子就开演,白天演了晚上演,每天都是《金山寺》《三岔口》《盘丝洞》,观众喜爱投其所好,但每个人都向往着更高层次的生活,老百姓的审美也在不断提高,那还有没有更高层次的东西可以提高自己呢?此时,随着娱乐方式的多元化,戏剧也开始走下坡路,演员收入骤减,不少剧团开始解散,而张燕家里除了她,都是做服装商贸生意的,对比之下更显落寞艰难,一度让张燕产生自我怀疑,想要放弃从艺之路:“我究竟还搞不搞川剧哦?”

专访四川新晋“梅花奖”得主张燕:半生戏缘一芬芳,要做川剧“爱马仕”

海外演出的张燕

剧团解散后,张燕甚至真的和妹妹一起,从事过两年左右的服装生意。“每天你都要把衣服整理好,推荐给形形色色的客人,按他们的需要说服他们,把衣服卖出去,其实卖衣服挣钱的过程,也很辛苦。”不过,张燕在这个过程中发现了“反差”,自己还是更喜欢舞台,在舞台上能够用自己的长处,享受其中的欢愉和快乐。而川剧圈内的著名演员陈智林、陈巧茹等也为张燕抛来橄榄枝:“啥子,你不来唱戏,瓜了!可惜了嘛!快点回来。”

专访四川新晋“梅花奖”得主张燕:半生戏缘一芬芳,要做川剧“爱马仕”

徐棻生日,张燕和田曼莎与徐棻一家合影

于是2008年,在前辈们的鼓励下,“重新回归”的张燕调入四川省川剧院担任演员。但通过前期精神和物质的积累,此时张燕的心境也有所不同:“如果你一直都是在卖地摊货,再辛苦得到的也就是地摊货的认可,但我真的想把作品的品质提高,就像衣服中的‘爱马仕’,我希望我自己努力演的戏剧作品,也能做到衣服中的‘爱马仕’的程度。”这一待就是13年。

专访四川新晋“梅花奖”得主张燕:半生戏缘一芬芳,要做川剧“爱马仕”

张燕还记得,自己进入当时的川剧委培班,1000多人招了60个人,进剧团3年就去川校,跟着团带班走南闯北,最后定点分配,如今和她一批,还在川剧一线工作的同行只有4个。从1000到4再到1,丈量着一朵“小花仙”打包绽放开成“梅花”的时间,也诠释着一位戏曲演员在舞台生命中的半生芳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