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问题吗?

如果你有任何问题,你可以问下面或输入你要找的!

原自贡市川剧团团长、国家一级作曲:廖忠荣

自贡网记者 周姝 叶卫东

5月21日晚,市川剧艺术中心的舞台之上哐啷啷锣鼓重鸣,川剧《易胆大》跌宕起伏的剧情正缓缓浮现……创作于1979年的剧本《易胆大》是“巴蜀鬼才”魏明伦先生7部作品的第一部,已经成为川剧史上最具代表性的故事新编作品之一。1980年曾在成都连演30天,1982年在自贡首次公演,并曾在1999年、2010年两次复排演出。

这部已经40多岁的老剧目到底有何魅力,为何要选择第三次复排?演员们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再现自贡川剧扛鼎之作《易胆大》

选择

剧本优良内容深刻

自贡市川剧艺术中心自改革开放以来,创排了许多剧目,其中有11部经典剧目累获国家级、省级各项大奖。那么,为什么会选择复排《易胆大》?

再现自贡川剧扛鼎之作《易胆大》

首先,源于《易胆大》剧本的优良。

《易胆大》源自魏明伦对川剧艺人传说的收集,在创作过程中,“三十年怀胎,两月即分娩”。

故事发生在明末清初,龙门镇上三和班川剧艺人“九龄童”身负重伤,被地痞“麻大胆”逼演武戏《八阵图》,而吐血身亡……“名优之死”“立志复仇”“一闹茶馆”“二闹坟山”“三闹灵堂”“乐极生悲”等精彩段落轮番上演,让观众在大笑过后又有出人意料之笔,可谓“大起、大落、大喜、大怒、大闹”。

再现自贡川剧扛鼎之作《易胆大》

同时,剧中“昆高胡弹灯”每个川剧曲牌都有体现,“生旦净末丑”每个行当都有展现,人物个性鲜明,舞台表现十分强烈,能够全面展示川剧的艺术魅力,极富巴蜀文化特色。

魏明伦曾陪著名剧作家陈白尘观看《易胆大》。陈白尘观后称绝,“台上是易胆大,你是魏胆大”。剧作家吴祖光特爱这部戏,在全国首届优秀剧本评奖会上说:“同样是写艺人,我的《闯江湖》不如《易胆大》。”

再现自贡川剧扛鼎之作《易胆大》

其次,故事反映了旧社会川剧艺人闯荡江湖的苦楚和悲惨命运。谈到创作该剧的初衷,魏明伦曾表示:“我想表现弱势在强压下的挣扎,流浪艺人的悲惨遭遇,他们小小的胜利斗不过黑暗势力,我希望用‘乐极生悲’来将悲剧的意蕴发挥得淋漓尽致。”

选择在建党100周年之际复排该剧,正是想让所有川剧艺术工作者和热爱川剧艺术的人们记住,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戏剧舞台艺术繁荣发展;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人们群众幸福美好的生活;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全国的戏剧事业迎来春天。过去受人欺凌的戏班子,建成了正规的剧团。德艺双馨的演员,成为了人民群众尊敬的艺术家。演员们才有了自己的家,有了正规演出场地,有了自己追求艺术巅峰的表演舞台。”市川剧艺术中心主任蒋刚表示。

火爆

开演三天前卖光票

经过三个多月的排练,《易胆大》终于与观众见面,与“2010版”相比,在舞美、服装、道具等方面都有新的突破:灯光采用时下最先进的电脑成像灯,运用多媒体手法、蒙太奇手法,打造出虚实交错的舞台空间;对11年前的演出服进行改造,使之既符合当时的用途又更贴近现代人的审美观;音乐一改过去一段唱腔一个曲牌,一台剧目一种声腔的传统,多种唱腔融合,符合现代听觉审美的意境,既保留了传统川剧的唱腔,又具有一定的时尚性。

好的剧目,自然会引来好的票房。蒋刚告诉记者,该剧成为近五年来票房最好的一次。整个剧场能够容纳500多人,送出了100多张票邀请川南渝西专业川剧团队的同行们,另外300多张票,开演三天前就卖完了。

再现自贡川剧扛鼎之作《易胆大》

“《易胆大》的本次公演是川剧‘月月演’5月的演出内容,从三月启动‘月月演’以后,票房是月月增加,从40张、80张,再到300多张。”蒋刚认为,文化消费在自贡是有市场的,大家对传统艺术的认同感与日俱增,因为曾经川剧表演的不定时,而导致了部分戏迷的流失,现在随着川剧演出的定时定点,再加上演出质量的提升,已经培养了一批相对固定的“月月演”戏迷。

当天晚上7点,记者赶到演出现场时,市川剧艺术中心早已座无虚席。不少观众是二度,甚至三度观看此剧,其中,还不乏川南渝西的 “专业观众”。得到千锤百炼打磨的《易胆大》,喜剧、悲剧、闹剧融合更加紧密,演员表演也更加纯熟。整部剧从头至尾高潮迭起,观众在欢笑中、悲伤中体验到江湖、梨园、袍哥社会等四川特有的风俗。

当演到九龄童累死在戏台上时,不少年长的观众都抹起了眼泪;而当易胆大设计舍身崖吓死恶人麻大胆时,全场则响起热烈的掌声……演出结束后,所有观众全体起立鼓掌。然而,最让人感到欣喜的是,来看川剧的年轻面孔越来越多。

再现自贡川剧扛鼎之作《易胆大》

台下,一名看得津津有味的小姑娘吸引了记者的注意。她的名字叫瓦亚玛丽丝,她是一名14岁的中非混血儿,父亲是加纳人,母亲是自贡人。“我出生在自贡,读幼儿园时每天都会路过川剧团,常听到里面传来咚锵咚锵的锣鼓,我就央求外婆带我进来看。”小姑娘回忆起自己与自贡川剧的第一次“接触”。

再大一点时,瓦亚玛丽丝当起了平面模特,偶然的一次机会让她穿上戏服,让她不仅觉得特别好看,更是埋下了一颗热爱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种子。现在,瓦亚玛丽丝有了一个最大的心愿,那就是成为一名资阳河流派川剧艺术的表演者、传承者。

背后

“奔六”演员齐心协力

1980年,《易胆大》刚推出时就在成都锦江剧场连演30天,场场爆满、街谈巷议、家喻户晓,5角一张的门票被炒到了5元,就连剧场周边买的雪糕,都被改了个“易胆大雪糕”的新名字。

这样一个经典的剧目,要再次登上舞台,少不了全剧组的齐心协力。

今年的复排是40多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分ABC三队进行复排。A队多数为曾出演2010年版《易胆大》、年龄“奔六”的“原班”演员,B、C队则是年龄在二、三十岁的青年演员们。

再现自贡川剧扛鼎之作《易胆大》

《易胆大》的音乐设计、著名川剧国家一级作曲兼指挥、被誉为“乐怪”的廖忠荣受川剧艺术中心邀请再次“出山”。每一次排练,79岁的廖老都全程站着,一站就是两个多小时,在用指挥棒调配乐队的同时,他的眼睛耳朵也从没离开过台上演员的一举一动、一词一句。蒋刚考虑到廖老年纪大了,专门为他准备了椅子,不过却被他拒绝了。“哪里有坐在椅子上指挥的哦!”

男主角谢学兵是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资阳河流派川剧艺术的市级代表性传承人,今年56岁的他主要从事导演工作,上一次登台演主角还是11年前的那场《易胆大》。“最开始我都很担心自己能否胜任,毕竟年龄大了又很久没演了,而且这个角色还很难演。”谢学兵口中的难在于,“易胆大”是一位富有传奇色彩的川剧艺人,是一个融合了“唱做练打翻”“生旦净末丑”“昆高胡弹灯”的复杂角色,出场时间约有1个小时。

自4月起,谢学兵进入了每天五六个小时的高强度排练,每天都很匆忙和疲惫。不过让他最为欣慰的是,30岁的儿子谢智雄将担任B、C队男主角,两父子将同演一个角色。“他现在缺少的就是舞台实践,以及对人物性格的把控,还需要多历练和沉淀。”谢学兵说。

饰演花想容的女主角李素梅今年已经60岁了,是所有演员中年龄最大的一位。本来应该在今年5月退休的她,因为该剧的复排而延缓一年。从1999年复排的那一次起,李素梅就演起了花想容,到现在已经是第三次诠释该角色。“比起前两次的演出,舞台经验更足了,对人物的了解也更加深刻,完成起来是最有底气的一次。”李素梅告诉记者,除了完成角色外,她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辅导即将扮演花想容的青年演员朱梦婷、王佩。

饰演土匪头子麻五爷的包小飞有一幅憨厚的笑脸,作为国家二级演员的他擅长于借鉴各门类的艺术特色,融合于饰演的人物中,曾在全川调演中获得多项大奖。为了演好角色,他还曾专门到市区仅存的几个老茶馆喝茶,听耋耄老人讲述袍哥生活,并将自己揣摩出的角色表演给大家看,直到老人们认可。

传承

即将推出“青春版”

时至今日,川剧“资阳河”流派已经走过了近两百年漫漫征程,时光的流逝将一份百转千回的美丽时尚,变成了博大精深的文化遗产。

再现自贡川剧扛鼎之作《易胆大》

市文广旅局副局长江波道出了本次复排的重要意义:传承。启动新老演员“一对一”的传承机制,老中青三代结合,由A队经验丰富的演员去指导B、C队的年轻演员,为川剧的发展传承储备、培养、锻炼人才。

“一方面,年轻演员能从这部戏中感受到旧社会川剧艺人的苦,从而珍惜现在的幸福生活,提升文化传承的使命感和责任感;另一方面,老演员的演出为年轻人树立了标杆,是他们身边的‘教材’。”江波告诉记者,还将适时加演一场《易胆大》,“青春版”《易胆大》也将于今年下半年推出,我市将通过继续复排大戏来满足百姓的文化需求,实现经典剧目的常演常新,把更多年轻人吸引到戏剧的大舞台前。

自贡在不断飞速向前的同时,没有忘记文脉的传承;而城市,也在为大家提供着更加多元的文化场景。

编辑:李翔